您現在的位置: 网站首頁 / 站長分享 / 正文

全文實錄:李彥宏對話比爾-蓋茨及馬斯克

作者: admin 发布: 2015-3-30 10:13:6 分类: 站長分享 閱讀: 次 查看評論

  3月29日,百度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彥宏在主持《技术、创新与可持续发展》对话中提问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Bill Gates,特斯拉汽车首席执行官Elon Musk。

  對話除了圍繞個人經曆、企業領導力等內容進行了分享,對人工智能、無人駕駛等科技熱門話題也進行了探討。

  如何成功?腳踏實地放低期望值

  對話主持人李彥宏表示,爲此環節的主持在百度貼吧收集了500多條問題,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聯席主席、微軟前CEO兼總裁比爾·蓋茨在對話開始就被問到,成爲世界最富有的人需要什麽資質,他會有什麽建議。

  蓋茨直言,沒有固定指標衡量什麽樣的人是卓越的,只要腳踏實地去做一切都會慢慢就位。他還表示,成功的人非常堅信自己所做的事情,可以不斷糾正錯誤,在正確方向上更快地發展

  馬斯克對此則稱,自己不怕失敗,預期到只有10%的成功率就會去做一件事。他坦言,自己在創業最初並沒有什麽太大的預期,“在最開始推動特斯拉電動汽車發展的時候也曾經經曆過非常多的困難,當時有很多的人講說一般汽車公司都是傻子,做電動汽車的公司是傻子中的傻子,我們並沒有放棄,依然進行很多嘗試。有一些偉大的計劃,盡管在做計劃,但我們並不在上面附加期望。”他如此說道。

  微軟創始人vs慈善者蓋茨:要多來中國

  被問及對基金會與微軟的時間分配與價值貢獻的區別,蓋茨稱,每個人都有機會建立一個公司,而且做出巨大的貢獻,而我看到的是,自己能做的最獨特的事情就是在50多歲的時候建立一個基金會,花更多的時間在基金會上面,其它的人可以繼續經營微軟。

  他表示,中國現在記得更多的是微軟,就是因爲基金會在中國沒有太多的工作,而是在貧窮國家工作。他們希望建立更多的關系,“因爲中國這邊有很多的想法可以幫助非洲,通過農業或者是手機。”所以他說,自己應該多來中國。

  人工智能:方向是對的

  此前有報道稱,馬斯克對人工智能的評價並不是積極肯定的,他今日在對話中表示,自己並不是反對人工智能的進步,而是強調應該推動人工智能的安全性,不要操之過急。

  蓋茨則指出,中國現在希望做更多的投入進入基礎科學,包括醫學等,中國可以做出很多貢獻,但是跟政府之間的創新關系一定要講清楚。他不建議在這個問題上學習日本,而是認爲美國的方式是最好的。

  無人駕駛汽車:二三年後技術成型

  李彥宏問道,包括美國、中國和世界其他地區,需要多長時間可以讓無人駕駛車成爲主流。馬斯克表示,雖然技術發展很快,但全球目前有20億輛車,加之汽車工業的産能爲每年一億輛,行業基礎太大,需要很長的時間來進行轉型。同時,無人駕駛汽車的技術成型後,可能五年之後就可以投産,但要獲得主流群體接受,比如政府的法規與支持等,也需要時間。

  馬斯克也強調,無人駕駛技術成型後仍需要監管來保證安全駕駛,需要比較無人駕駛與有人駕駛之間的區別,以證明前者會比後者更安全。他指出,可能兩到三年後無人駕駛技術就可以成型。

  以下爲對話全文實錄

  主持人:百度公司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彥宏

  嘉宾: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Bill Gates 特斯拉汽车首席执行官Elon Musk

  【蓋茨——年輕人要敢超越上代人】

  主持人李彥宏:大家上午好!我是百度创始人兼CEO李彥宏。比尔·盖茨先生是比尔·盖茨梅林达联席主席。Elon Musk先生是特斯拉的CEO和首席技术架构师。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二位!

  大概兩個禮拜之前我答應要擔任這個階段主持人的時候,我在百度貼吧上面貼了一條信息,並且我也在收集大家的問題,發現在百度貼吧上有五百多個問題提交上來。我想在這裏面選兩個問題提給兩位,每人問一位,我也代表這些貼主們問二位一人一個問題。

  請問比爾·蓋茨,有一個非常有雄心的人這樣子說,我是一個年輕人,我希望能夠超越你成爲世界上最爲富有的人。我需要用什麽樣具體的資質,您給我什麽建議?

  比爾·蓋茨:其實沒有哪一個衡量指標去定義到底是一個人卓越的,我希望這樣子的一個孩子能夠超越這一代人的想法。我當時的想法是計算機從一種非常核心的、非常昂貴的平台,轉到了現代的、輕便型的。

  我們看到硬件不斷發展,對于硬件提供不斷的簡潔化的工作。還有芯片的發展。當時我覺得總有一天芯片是不需要這麽大的存儲空間的。當時我是超越這一代人的想法,我可以想象到有這樣的軟件、硬件平台會使得某一個個體所使用的計算機會帶來不同。

  在我最開始的那個時代,一個軟件只能賣上一萬份而已,當時我想到將會有這樣子的軟件一下子就賣100萬、1000萬。當時這樣的想法,人們也是覺得不可思議的。

  而現在人們考慮到的是計算機,還有機器人、個人助理設備的發展。盡管說一路走來有非常多的變化,但是如果看一下一個網站定義的代碼,以及爲網站所編寫的代碼。如果大家問我問題,40年之前我是如何去預測的,我當時並沒有具體想現在的網站編碼是什麽樣子的。但是我當時已經預見到了將會更加容易、更加便捷。

  軟件可以使得能源進一步節減,可以使二氧化碳減排下降,技術可以實現環保方面的考慮。

  所以總是有創新的空間,今天創新的空間在擴大,創新的速度在提高。當時我並沒有想要超越IBM,我當時沒有年輕人這樣的野心,但是我在設想超越一代人的好的技術和好的想法。當時隨著這個公司的發展,我曾經想過微軟有一天會比現在的規模發展一倍吧。我其實是一個腳踏實地的人,並沒有想象到微軟會發展到今天這樣子。

  當時是有5000人,但是現在又有這麽多的人,現在如果說一個公司有10個人的話,即使是放在我當年我的身上,也不會想公司有太多的人。

  主持人 李彥宏:你是不是在说并不需要如此有雄心就能获得成功?

  比爾·蓋茨:我們覺得只要去做,一切都會慢慢就位。很多的成功是經驗的,但是並不是那麽超越預期。我們也知道會有風險,但是我相信會達到那樣的目標。

  主持人 李彥宏:还有什么其他的特质呢?你觉得如果一个潜在的成功者成功的企业,他需要有什么其他特质呢?

  比爾·蓋茨:成功的人是非常堅信自己所做的事情的,曾經參與過這樣的一個討論,當時有七十多個人,他們講到的是計算機的圖文界面。當時的圖文界面真的是太慢了,寫軟件也是非常長,當時是WIN1.1版本。當時的專家們就講,這太慢了,這樣的計算機實在太傻了。當時我說,沒關系你看到只是WIN1.1,之後的發展會很好的。其中有一個人說,你說的好像不對,但是我覺得比爾·蓋茨似乎比每一個人工作得都努力,我覺得他這麽努力的話,即使他現在是錯的,總有一天也會把錯的糾正的。

  有時當我們非常努力的時候,甚至會改變這一路走來的方向。記得那時候也沒有什麽星期天,也沒有什麽假期。我就把曾經的錯誤非常快速的試掉了,從錯調整到正上,並且能夠在正方向的速度上發展得更快。

  最開始我們是想做一個單一産品的公司,並且銷售只是做美國本土的。但是發展過來,我們越來越多地想到是要把這個作爲一種多産品的公司,並且能夠在全球去進行推廣,惠及全球的人民。現在看到JAVA的語言已經成爲大家所使用的最基本的語言之一了。

  這正是今天的微軟曾經起源的概念,所以當時我們想到的是更加具有普惠意義的軟件,而不是某一個具體軟件的適用于小衆的軟件。這就是從最開始的幾個字節的概念發展到了現在的公司。其他的公司也有在做這樣的複雜,但是當講到什麽是高質量軟件的時候,我們付出了非常專注的努力。

  【馬斯克——成功建立在失敗墳墓上】

  主持人 李彥宏:另外一个贴吧上所问的问题是Elon Musk先生,您是怎么有这样的能力做到了这么多伟大的事情的?你是一步一步做的,还是说最开始就有一个非常大的目标,然后沿着这个目标去努力的,你怎么一辈子做了这么多伟大的事情,你是怎么成长的?

  Elon Musk:就像比尔·盖茨先生所讲到的,其实一开始没有预想到庞大的事情。我不怕失败,甚至可以预期到失败,但是做这个事情有10%的成功率就去做。有很多为特斯拉做的工作都是这样,这里面做过很多的努力,其实最初都是蛮辛酸的。最高的风险回报率是多高?曾经问过这样的问题。当时列的清单最底下都是失败的风险,完全都是失败的坟墓。也就是,成功是建立在失败的坟墓基础上的。

  最初並沒有太大的預期,在2008年的時候還想到特斯拉的太陽能的技術。有很多的設想,提出了很多的問題,之後針對這些問題進行解決。像太陽能城市,以及太陽能驅動車輛方面的考慮。有很多的假設,在最開始去推動特斯拉的電動汽車發展的時候也曾經經曆過非常多的困難。當時有很多人講,一般汽車公司都是傻子,做電動汽車的公司是傻子中的傻子。但是我們依然沒有停止,依然嘗試了很多次。有一些重大的計劃、偉大的計劃,但是盡管是在步步做計劃,我們並不在上面附加期望。

  主持人 李彥宏:问题在于这么多的事情,如何能够同步去管理?

  Elon Musk:我其实觉得不应该这么累,这并不是什么好的生活,活得太累。我在运营特斯拉的一些东西,但是像太阳能城市的,并没有亲力亲为很多的事情,可能一个月会过去进行相关的处理一下。但是特斯拉这边的事情,基本上是每一天,我说的是每一天,周末也在做。

  主持人 李彥宏:我知道你是CEO,同时也是产品的CTO,你是不是一个非常重视细节的人呢?

  Elon Musk在博鳌第七场早餐会对话现场。

  Elon Musk:我们团队的人都很聪明,很有才。只要我在,只要是大家觉得比较舒服的,并不是有太多的细节去关注,但是我会参与团队的工作。我觉得同时去运作两个公司,以我切身的经历来说是不大妙。我这么做是因为我觉得都是要对他们负责的,因为要提高生活质量。

  【蓋茨——希望與中國在慈善方面建更多關系】

  主持人 李彥宏:提交了500个问题,我在看一个一个问题的时候,发现给比尔·盖茨的问题,大多数的问题是有关微软的。你花在基金会上的时间,实际上比微软的时间更长,你是否真的认为你在对人类的贡献方面更大?通过你的基金会做的贡献比你在微软工作对人类的贡献更大,比如说一百年以后你是希望人们把你称为微软的创始人,还是希望人们把你记作慈善者?

  比爾·蓋茨:實際上大家能記住我就已經很高興了,經濟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私營部門,一定要記住二十、三十年之後,大多數的增長都是來自于私營公司,數字的革命是在早期開始的。像百度、谷歌、蘋果、微軟這樣的公司,他們是做了巨大的貢獻,他們所經理的工作在不同的,比如說在教育做出了很大的影響。我們看到,可以讓人們學習的內容和目標以及理想相聯系起來,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可以建立一個公司,而且做出巨大的貢獻。我看到的就是我能做的最獨特的事情,就是在五十多歲的時候建立一個基金會,花更多的時間在基金會上面。其他人可以繼續來經營微軟。我二三十歲在微軟的時候,就確定以後CEO不會超過45歲。

  因爲每個人在45歲以後還能繼續做這些事情,50多歲的時候告訴自己不應該再做這個工作。基金會的工作實際上是跟我的太太梅林達一起來做的。每天我會說瘧疾方面是誰來負責呢?我發現是真空。在科學和治理,我們去到一些窮國會看到由于營養不良和疾病帶來的不好的情況,所以這裏面有一些機會。發現我們可以利用我們的技能來進行組織,推動人們利用他們在軟件革命方面的一些能力和技能,來選一些科學家花十到二十年的時間進行突破、攻堅。我覺得我可以這樣做。

  我覺得在我現在這個階段,就是我可以做出最大的貢獻,通過我的基金會來做這個貢獻。在我二十多歲的時候,不會因爲做這個有多大的滿足感。我覺得中國記得更多的是微軟,因爲基金會在中國沒有太多的工作,我們都是在窮國的工作。我們希望建立更多的關系,因爲中國有很多的想法可以幫助非洲,通過農業、文化或手機的魔力。

  主持人 李彥宏:所以你要多来中国。

  比爾·蓋茨:對的,我是要多來中國。

  【马斯克——不反对人工智能 但不能操之过急】

  主持人 李彥宏:昨天有关人工智能进行了简短的辩论,今天也谈一下。人工智能动的进步带来了很多的争论,百度最近看到在你的访谈当中,你也是说到了一些人工智能的负面,这是有人在访谈当中所说的。比如说火星或者是其他方面的人工智能有负面因素,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Elon Musk::实际上我是觉得这是非常不正确的比喻,我并不认为我是火星人。数据智能的风险,并不是说就是超人类,并不会说是超过人类的智能、人类的想象。我觉得更合适的比喻,比如说核研究,一开始的时候只是用于制造武器,释放能量其实是很容易的过程。

  但是安全地把能源控制住是很難的,我覺得關鍵點是核的安全性。我們應該推動人工智能的安全性,也許是好的,也許是不好的,也許可能是會帶來災難。還有可能會帶來一些核的崩潰,所以安全是需要著重注意的的。我並不是說是反對人工智能的進步。

  我認爲我們應該特別小心,可能會需要更多的時間來發展人工智能,但是我們這個方向是對的。我們不能操之過急,不要進入到未知的領域。

  主持人 李彥宏:但是有没有什么不同的观点呢?

  比爾·蓋茨:沒有。我覺得他花了一些錢推動人工智能的發展,我覺得是非常好的。在座的如果想要知道的話,有一個書是關于超智能的,剛才所說的重點是我們有一個目標,就是來選一些數學模式。我們人的演變,這是通過一個很短的計算機,存儲量是很少的。我們當時也是用一些鼠標。

  主持人 李彥宏:我们在开始进行构造的时候,也不知道机器人如何走。

  比爾·蓋茨:確實這個數學模式如果開始出現,然後轉變成爲知識的時候,這是我們還沒有達到的。在軟件方面沒有實現的。這不光是人的一個層面,是超人的一個層面。這也就是數學模式所希望達到的,那就是通過矽片、矽來實現。通過這種矽把這些知識都植入進去,包括數學模式、模型,包括因特網可以把這些書各方面的知識都融入進去。我們通過這樣的基礎把人工智能建造起來。

  當人們說這不是一個問題的時候,我就會不太同意他們怎麽可以覺得這個挑戰不夠大呢?

  【李彥宏稱軍方參與創新很重要】

  主持人 李彥宏:对于社会来说有最大的影响,在未来很多公司像百度和微软都会就人工智能做最大的投资。最近我读了一个书,有关于很多详细的创新的过程。创新实际上是一个集体智慧,很多有才的人集思广益得出的。同时,也可以得到一个知识就是美国政府,特别是军事方面在技术的进步方面做出了很多的贡献。比如说阿波罗项目,当时也是对于微芯片的需求大幅增长,也使硅谷像英特尔其他一些公司的出现,也是得益于此。

  另外,因特網也是源于美國的一個網絡項目,最近中國的一個組織實際上做出了一個公告,宣布我們中國希望能夠建立一個最大的基礎設施,包括一些企業家。大學基于這個平台做研究。你們倆人就這個項目有什麽樣建議呢?

  比爾·蓋茨:中國現在希望能夠做更多地投入進入基礎科學,包括醫學等等。習近平主席也談到了創新的重要性,中國在創新方面可以做很多的貢獻。但是在政府和創新之間的關系一定要小心,比如日本當時選擇了一些具體的方法和目標,比如說包括代際項目,要花很長的時間來做。

  八十年代的時候當時說日本人比我們做得更好,比如說電視等等其他方面做得都比我們好,當時對于我們來說,我們覺得非常謙卑。當時這些大學都是分散于各地,沒有一個規劃。當時很多的工作,包括PC和因特網的進步,實際上都是由這些不同的公司來推動的,或者是由大學來資助項目做的。政府可以在海軍等其他方面來推動,這是我們的進步。

  比如說曼哈頓計劃,它是行之有效的,當時做了一些計算機的項目和工程,做了很多的方法,包括推動數據。還有機器人方面的挑戰。所以我並不推薦大家來學習日本的方式,來看一下美國的方式反而是最好的。

  Elon Musk:我同意比尔·盖茨所说的,建立一个环境更重要,对于推动创新的发展。就像达尔文演化论,高级别的政府层级决定哪个技术来发展,实际上是并不一定成功。可能政府选择的技术不是真正好的技术,但是高层级的对于创新的支持是很重要的。如果要是失败的话,这种惩罚率是很低的。你不希望不成功,失败了就惩罚他。很多的创始人虽然变得很成功,但是之前也是经历了很多的失败。但是他们能够很快地重振旗鼓,然后加入到其他的公司,这是一个很好的技术支持的再生。

  所以這是很關鍵的點,如果說你想支持創新和新技術發展的話,但是並沒有確定路線,沒有必定成功的必由之路。在百度之前你做過什麽?

  主持人 李彥宏:我在创立百度之前有一些想法。比尔·盖茨你在伊朗和我建立我们公司之前的话,早就名声在外了。也许你更有机会知道上一代人的一些事情。你还有一些什么样的人脉,然后你从中获得了一些知识,是不是有这样的机会?

  比爾·蓋茨:在我創立微軟的時候,IBM當時是行業的老大,他們是旗艦。後來我們跟IBM在共同的努力,然後在1981年的時候微軟爲IBM提供了相關的芯片。我們其實從當時的老大身上學到了很多。然後又從英特爾學到了很多,他並不是一個脾氣很好的人,但是一旦對我發脾氣,反而我會學到更多。因爲當時不是合作夥伴。

  這種合作夥伴的關系其實挺有挑戰性的,沒有看起來那麽好,看上去很美,其實有非常多的發脾氣的事情。還有喬布斯先生真的是非常偉大的人物,在工程級別的産品上做的真的太好了,而且自己並不是學工程學的,非常擅長于選人,選人來做他想要的産品。

  不管是軟件還是芯片,選的過程中都會使得最終産品越來越美。他對組建産品,把所有的碎片拼湊在一起的技能太高了。

  還有巴菲特先生我也學到了很多,他基本上不是瘋狂的計算機行業的人士,他是外行。但是他對商業的洞察和理念比任何人都更加深刻。還有一些日本的消費者,他們非常強調質量,微軟40%的銷售是在日本實現的,這種銷售比例持續了五年。日本的消費者也改變了我們做事情的方式,所以整個對于我們來說都是革命性的推動。

  【蓋茨——常有後浪推前浪的感覺】

  主持人 李彥宏:在技术领域之外,有没有启迪者?比如说像巴菲特先生在投资方面,还有摩尔西(音)先生所在的领域?

  比爾·蓋茨:當時已經是在做慈善了,在做慈善的過程中見到了如此之多的企業家,他們來自于不同的行業和領域。在我開始做微軟的時候,人家說你是企業家、創業者,我說什麽是創業者?我是做軟件的。什麽叫創業者啊?要做創業者是不是要開個理發店嘗試下海是什麽感覺?在我12歲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寫軟件了,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寫軟件。

  我發現一旦寫軟件我就是成功的,從11歲到17歲只要寫什麽就是成功的。我覺得既然這麽成功的話,我好像也不會做什麽,既然這麽擅長寫軟件,就建立一個寫軟件的公司吧。

  後來人家說你得雇人、解雇人,還要去做預算、賣東西、做賬。慢慢的這些東西都是一點一點學起來的。當時最開始是寫軟件是寫給自己的,想讓自己用軟件更加有力量。後來才學會了寫合同,最開始只是個寫軟件的人。其實一切都是源于我對于軟件的夢想,我最開始的時候是沒有這種所謂建立公司的夢想的。

  主持人 李彥宏:从13岁到现在好多年了,当您回顾这一路的时候,这些年和成功的企业家进行比较的过程中,再看一下现在的年轻人,您觉得有什么区别吗?每一代人、每一代企业家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不同?我觉得不同代际的企业家有类似的地方,但是有没有发现改变、演变、变化,会不会下一代的创业者更好、更强大?会看到这种更好的趋势吗?

  比爾·蓋茨:像Facebook創始人紮克伯格先生真的很不錯,我經常會有後浪推前浪的感覺,尤其是他們關于東西怎麽做,什麽樣的東西會奏效的方面。我覺得我們那個年代就是白紙一樣,比如說我現在去的一些基本上都是這一代的人,而有很多二十歲、三十歲的人有越來越多不同的趨勢,比如說像馬克先生,只要是參會見到他就是很年輕的面孔,但是不是新人要向老人學,情況已經變了,有越來越多老人向新人學的情況。

  主持人 李彥宏:您是说疯狂的比较肤浅吗?

  比爾·蓋茨:我並沒有這個貶義,但是人總有不同的、多元化的特點和性格。有一些像騰訊的總裁,馬雲先生都是偉大的企業家,但我並沒有對他們有深入的了解,我相信大家都是在努力做最好的自己。我個人對于人的性格上的東西,並不如對于工程上和軟件上的東西那麽熟悉和擅長。我更加喜歡聽工程的會議,比如講這個軟件現在不做的話就遲了,這個地方如果不再改進就遲了。這是我似乎更擅長的地方。

  的確會有一些外部的、內部的各種各樣的因素,會使得我們這一代企業者需要不斷自信,並且改變自己的策略。像微軟是我一路成長的公司,我也聽到了有衆多的微詞,比如有那些地方需要調整。盡管這樣,這樣偉大的公司也是我一路走過來的公司,與我們一起成長的公司有很好的技術、很好的人,卻並沒有使得他們能夠免受于市場浪潮的沖擊,在各種各樣的市場浪潮中失去了生命。有一些公司真的沒有辦法去應對市場的挑戰,並不是說他們就是不好的公司。

  【比爾蓋茨坦言“我和喬布斯不同”】

  主持人 李彥宏:企业家之间有着非常多类似的地方,之前也读到过马斯克先生的一些故事。当时上大学的时候专门去学自己没注册的课程去上,然后工作是十个小时,醒了之后再继续工作。您觉得这种精神以及按照常理出牌的精神是需要的吗?

  比爾·蓋茨:斯蒂夫和我有不同,我不像他們愛留財産,反正我沒有從微軟拿太多的資産走。人們也在問喬布斯先生要是活著的話,是不是會不要那麽多的東西,是不是會更加溫柔一點。可能人們對我沒有這樣的想法,但是我對周圍的人不是那麽嚴厲,但是我對自己是非常嚴厲的一個人,只是管理風格不同而已。

  在學校的時候,人們說我是一個數學天才。去哈佛的時候,80多個人他們都是數學很好的,發現其中有79個都不是真正的數學好。但是盡管他們並不是向他們聲稱的數學好,依然成爲了非常著名的紐約律師等等。每一個人都是不同的,我和其他所有的人都有不同,但是這依然是一個有興趣的事情。

  主持人 李彥宏:Elon Musk先生觉得和比尔盖茨先生有不同吗?

  比爾·蓋茨:優秀的人都是一樣的。

  主持人 李彥宏:您说的你们那一代人都是一样的。

  Elon Musk:我们有彼此之间的平行点,大概10岁的时候我也开始写软件了,大部分也非常成功,我也爱打游戏,我也爱写软件,也卖软件,通过卖软件的钱买更好的计算机,就想我也要做相关的公司,使得我不从其他人那里买计算机。但是并没有想通过这个本事建立伟大的公司。并不是想做企业家、想做有钱人,而是始终在考虑做什么有用的事情。这个有用的事情才能使得大家一路跟你一起做,才能做得更好。如果真正创造了有用的东西,钱自然会来了。

  您覺得這個東西您喜歡,其他人也會喜歡的,既然是這麽偉大的一個東西,很自然而然地會奉獻自己的時間、生命、精力。

  【馬斯克表態支持技術立國】

  主持人 李彥宏:但是有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就是我比比尔·盖茨先生年轻,我可不想走他的老路。您跟他之间有什么不同呢?

  比爾·蓋茨:人和人的生命曲線都是很不同的吧,每個人的成長路徑都是不一樣的。在座每個都是不同的,我的方向可能有不同,最開始是做軟件。然後突然有一天看到了太陽能光板的利用並不是像我想象得那麽充分,電動汽車並沒有得到極大的推動,我覺得這是很好的事情。我就用我的專長和已經有的資本去推動這個事情的發展。

  同時,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我還得學如何做硬件才能把這個工作做好,我之前沒有見過3C的機器或者各種各樣碳纖維的板,之前並不是學這個出身的。如果讀讀書,也跟這個行業的專家學一學,可以學得很快。人總是有局限,這個受限于有多大的能力和意願,讀書就是突破這個局限最好的方法。

  我覺得讀書要比談話更好,有時間跟人家閑聊的話還不如讀讀書。尤其是讀書。我現在的速率基本上是一目千行,之後再發展下去甚至可以一目萬行了。我在大學的時候就很愛讀書。在大學的時候,我基本上都不讀教科書,都讀的是其他方面的書。

  主持人 李彥宏:因为是在博鳌论坛,并不是一个纯技术性的会议。在博鳌论坛上,有众多的官员参与、政府部门参与,昨天二位也听到了习主席开幕式的讲话。大概一个星期之前,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先生去世了,他是我们都非常尊重的政治家。习主席在讲话的过程中,他讲到了李光耀先生所做的工作,为亚洲地区的和平和稳定带来了极大的贡献。 在中国领袖中,我觉得伟大的政治家都有共同点,就是非常强调技术,以技术立国,科技的创新,同时国家层面上鼓励创新精神。当然这和美国还会有一些不同,美国基本上是一个律师统治的国家,有太多太多的律师了。大家觉得律师之国、法律之国和创新之国区别在哪里?

  Elon Musk:我觉得美国的律师太多。我觉得我们应该有更多的工程师,我们的律师实际上太多了。所以我是支持这种技术官僚或技术立国的方式。我希望有更多的意愿了解科技。

  主持人 李彥宏:比尔·盖茨也是见过很多中国的官员了,而且是不同代的中国领导人,你可能有更多的想要跟我们分享的。

  比爾·蓋茨:我覺得我是比較幸運的,我跟李光耀一起共進過幾次晚餐,他會把西方制度的一些想法,比如哪一些部分是比較適用、比較好,可能哪些部分是不同意的。他是非常大膽,因爲在西方整個系統當中,富國都是按照西方模式來運行下去的。但是他會進行一些改變,這是一個很大的貢獻。在新加坡這個花園城市國家,你可以做一些高薪養廉,但是可能到了其他地方規模放大,就不行了,但是他做得非常好。

  民主和專制,他在這兩個之間達到了平衡,在其他地方沒有實現。比如說當權人士如果不行的話就要踢出去,以及如何獲得新的人。還有市場的因素,如何來獲得市場的優勢,在現在看來有很複雜的問題,比如說在美國醫療系統有很大的問題,造價高昂。我們現在還沒有就這個系統的動態來進行探討,爲什麽跟其他國家情況不一樣,政府面臨的是非常複雜的問題。

  中國政府,實際上不一樣就是有很多科學家和理工科是當政府官員的。很多技術在有一些地方進行試點,如果成功的話逐漸把規模擴大來做。中國的政府官員更像是學習政策的人,而不是就像使英國的議會一樣互相吵架,就是說一定要爭得誰對誰錯,而是要進行一些實驗。如果在我們國會裏面說,我們先試一下你的說法、想法,這可不是我們美國在選舉當中進行的對話。這是一個正在進行的工作。

  有些人認爲美國的一些形式,其他國家可以來直接模仿,但是可以是其中的一些方面先進行一些模仿。現在有120多個國家,實際上都是不一樣的,特別是在地區方面各有不同。

  【蓋茨指出中國從創新中獲益良多】

  主持人 李彥宏:我们的政府在执行能力方面是非常强的,特别是有关高铁、公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方面,我们有大量的建设工程,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交通的基础设施网络,属于世界第一了吧。当您有一个强势的政府,会不会担心创新也许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些东西太严厉、严苛,可能会影响到创新的发展?

  比爾·蓋茨:我覺得中國的創新是以高速的速度在發展,政府可能就科學技術發展當中獲得很多的益處。在媒體方面,我們就說中國現在開始進行改變,也就是在媒體企業、行業方面,會說發展可能稍微有一點滯後。

  如何將能源變得更加有效,政府做出了很大的舉措。我有一個公司是利用核能源的,而中國是在推動核代替技術有突破的重要合作夥伴,在六十年代的時候,中國希望來前進,但當時情況沒有辦法讓你們更好地來實現。美國會說我們對現狀比較滿意,如果有人想要建樓,但是要得到審批的話,層級的批准是五級,可能大家都會不批准。但是這個有一些負面的作用,但是有很大的好處。核技術方面的突破,很有可能是從中國出現,就是由于中國特別傾向于做大項目。

  五六十年代的時候美國也是這樣子,七十年代日本開始這樣的方式,韓國後來也緊隨其後。這種大的工程方面、理工方面個偏向,實際上是對于世界是一個好事。

  主持人 李彥宏:你是非常有未来主义的,你想五十年之后你认为像博鳌这样的会议或者论坛,将会如何进展呢?您认为我们还需要跑过来面对面开会吗?还是说以后有更好的方式交流呢?

  Elon Musk:我觉得到时候机场会更近,我希望交通在五十年之后有更大的发展。民航发展是渐进的发展,交通是一步一步的,包括机场的整理。如果超音速技术有很大发展的话,我是非常希望看到的。能够在交通方面提高标准,而且不需要大的高速公路,而是一个非常安静的高速公路,不会影响到附近的人们,这是从实体基础设施方面来说。

  開會,比如說是爲了感情方面的聯系,讓人們更靠近彼此。但是如果說到有一種傳感器,感覺你好像是虛擬地在那裏,但是感覺是實體在那裏。聽起來有點不像是人類所進行的活動。

  【馬斯克——無人駕駛兩三年後可成型】

  主持人 李彥宏:说到交通,无人驾驶车,您觉得多长时间让无人驾驶车成为主流,包括美国、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

  Elon Musk:首先这是一个很大的工业基础,对于汽车工业来说这是需要很长的时间。现在公路上就有20亿辆车,汽车工业的产能是每年一亿辆,所以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进行转型。汽车工业的基础太大了,还是需要很长时间,虽然现在的技术发展非常之快。首先无人驾驶车的大规模的生产出现的话,如果技术成型,可能五年之后就可以有无人驾驶车的生产。但是主流的接受,比如说有了政府的法规、支持,我是说从技术角度来说。有了技术的话,还是要有监管来保证无人驾驶车能够安全。要比较一下这种无人驾驶和有人驾驶之间的区别,进行一些比照。是不是无人驾驶会比有人驾驶更安全,可能二到三年之后这个技术就可以成型。

  但是從監管的批准來說,可能至少還需要更多的時間,但是技術上可能二到三年就可以了。

  比爾·蓋茨:像微軟這樣的公司將會在世界最先進的城市來做這些實驗,但是設計一些無人駕駛的飛機、無人飛行器,避免說是客戶必須要到你的實體店來。我們需要世界上先有一些城市,先進行試點項目。比如花幾千萬小時來看一些哪些軟件或技術,做一些先鋒性的項目,當然是有一些負面的、不好的效應。但是中國也會有一些規則,我希望幾年已經可能有一些國家或轄區希望就開始推動這樣的項目,直接進行試點,這樣就可以解決現存的問題。

  主持人 李彥宏:除了政府,是否还有其他的因素或者是一些人群需要做好准备来启动无人驾驶机,像我们这样的人需要做什么准备呢?

  比爾·蓋茨:你在設立一個人造城的時候就可以獲得。

  主持人 李彥宏:好,大多数情况不会是从无到有的一个新城,超大型的城如何来做呢?

  比爾·蓋茨:像uber到中國可以更好地推進打車,用uber的理念做更多的事情,就是資源可以利用不同的方式,這個效率是很高的。我們後來就有了數字化的模式然後加以推動。還有一些職能、功能磨擦更小了,包括生産資料和人力資源的使用更加有效。

  【馬斯克不認爲uber是對手】

  主持人 李彥宏:Elon Musk,您觉得uber是一个对手,还是合作伙伴?万一以后没有人来开车怎么办?

  Elon Musk:我们也不会认为是对手,我们其实就是一个制造商,谁买都没有关系,谁开都没有关系。以后会更加属于独立型的、无人驾驶型的。但是说到工业基础的转型,不会是一夜之间发生的,是一个慢慢发生的过程。因为不可能说是在现有的每年1亿辆产能的基础上,然后突然一下子改变。不然的话,很多人将会失业,而且也不可能很多人突然要开这种新的车。当然很多事情将会逐渐减少对人的依赖,对于我们的环境也会更好。

  主持人 李彥宏:我们谈了很多,谈到了历史、未来,很多情况下历史可以告诉我们未来将会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很希望这一代人以历史为戒做出贡献,为下一代人做贡献。这样,他们就可以从我们这里获得益处,为此我特别感谢二位来到今天的论坛!谢谢!

  對話結束後,三人被記者們“圍堵”。

  來源:SEO搜尋引擎優化 - SEO自學網 轉載注明出處!

? 上一篇下一篇 ?   本文關鍵詞: 李彥宏  

評論列表:

站長SEO學院
第一節:百度搜索引擎工作原理
第二節:建設對搜索引擎友好的站點
第三節:如何進行網站內容建設
第四節:整體優化、結構優化、網頁優化
第五節:移動搜索-明確移動搜索優化標准
百度SEO資料文檔
百度搜索引擎優化指南2.0
百度移動搜索優化指南2.0
網站分析白皮書(站長版)
移動站點該如何優化
建設對百度友好的站點
百度搜索引擎網頁質量白皮書
石榴算法-綠蘿算法-冰桶算法
新搜索時代下的優化策略
更多百度SEO資料文檔
站長推薦
DIV+CSS布局實例教程-Web標准
网站SEO優化常见问题汇总
SEO優化推广方案该如何写
SEO優化方案步骤
影響網站關鍵詞排名因素總結
影響谷歌搜索引擎排名的因素調查
手機移動端站點適配優化
最近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