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网站首頁 / 站長分享 / 正文

自媒體反思:从积累到创新 流量才是王道

作者: admin 发布: 2015-1-8 17:47:10 分类: 站長分享 閱讀: 次 查看評論

  萌主按:這是2014年3月微信屠城事件後我寫的一篇總結性的文章,作爲萌主自媒體年終反思的第一篇。其實,文中的許多觀點和看法萌主已經不是特別認同了,具體的內容帶後面幾篇“年終反思”中再爲大家一一道來。

  文/胡賽萌

  自媒體年終反思一:從原始積累到運營創新

  3.13微信屠城事件後,我的微信公衆號被徹底封禁。此次微信被封,讓我從之前那種狂躁的興奮中冷靜了下來,得以有時間回顧梳理自己運營自媒體這半年來的得失,也讓我對自媒體這個相對較新的媒體形態有了些許思考。

  踏上自媒體這條“賊船”

  在運營微信公衆號之前,我一直待在深圳,做過許多跟媒體相關的零零碎碎的工作,寫過人物報道,也做過垂直媒體的專題編輯,當然,更多的依然是那些我寫完都不願再看一遍的軟文。

  工作之余,我混迹于各境外的華文媒體網站,並寫了許多時評,經常抨擊內地政府及其相關政策,許多文章經出口轉內銷之後常常轉載于牆內的各大論壇和博客。經過一年多的牆外寫作,我逐漸積累了一批相對穩固高質量的讀者群。後來,由于政治因素,我便放棄了牆外寫作,開始將精力放到牆內的網站和博客之上,先後在戰略網、九個頭條等網站寫作專欄。

  2013年,我從深圳來到廣州,開始涉足品牌方面的工作,並爲集團組建了官方微信,從此踏上了微信運營這條不歸路。工作之余,我自己也申請了一個公衆號,就是後來被封的“胡賽萌”,專門推送自己在專欄上寫的一些文章。

  相比于可以借助于集團內部資源的官方微信,個人賬號的運營更爲困難。當然,所受的掣肘也更少,所以運營起來也更靈活。相比于官方公衆號,個人公衆號定位不同,打法迥異,所以可能性也就更大!

  從原始積累到運營創新

  最開始運營微信,必須經曆一個極爲痛苦的原始積累期,粉絲從0到10000這個階段是一個繁重的體力活。因爲缺乏粉絲基礎,很多草根運營者采取發帖的方式來完成粉絲的原始積累,盡管這個辦法很笨,但卻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現在因爲有許多付費推廣,有了廣點通,有了各種無節操無下限的小竅門,新號的原始積累已經變得非常容易了,有很多牛逼的號一夜之間便可突破十萬。

  渡過了艱難的原始積累,接下來就拼運營者的個人實力和創新能力了。運營一個自媒體,涉及到媒體定位、形象包裝、內容編輯、日常運營、粉絲維護、營銷推廣以及變現盈利等諸多方面,涉及面很廣,個人很難做到面面俱到。因此,運營者最好在自己擅長的某一方面能做得足夠出彩,然後在接下來的運營當中以點帶面,逐步學習和積累,爭取補齊自己的短板。

  接下來,我結合自己運營自媒體的經曆隨便談談上述幾點:

  1、定位、包裝

  我對自己賬號的定位是時政、社會類的新聞原創評論,力求有深度、能別具一格。因此,我在形象包裝上一開始就往時政方向靠,而自己之前在外媒上寫時評、爲港媒寫約稿、在媒體上開專欄等經曆也就理所當然地成爲自我包裝的素材。所以,我的賬號介紹就一句話——關注胡賽萌,一樣的新聞,給你不一樣的解讀。

  2、內容編輯

  一開始我對自己的要求是必須原創的時政評論,後來發現每天實在沒那麽多可寫的,于是開始撰寫影評和娛評。偶然的機會,我發現近代史的老照片比較受歡迎,于是就開了一個“萌主薦圖”的欄目,專門分享曆史照片。這些看似是不務正業,容易模糊粉絲對賬號定位的做法,其實在某種程度上刺激了粉絲的閱讀疲勞,激活了相當一部分沈睡的粉絲,也使自己的內容做到更多元化和可讀性更強。

  此外,爲了強化賬號品牌形象,我先後找來著名異議人士杜導斌、前北大教授焦國標、知名博主李悔之、上海人民出版社前副總編輯唐繼無、全國政協秘書局官員宿正伯,與他們進行對話,並在微信上發布。有這些重量級學者和官員的背書,對我的公衆號來說,無疑是一次品牌形象的躍升,而他們在朋友圈的轉發,也爲我帶來相當大一部分高質量粉絲。

  更重要的是,與他們的對話,豐富了我自媒體的內容,其中,與唐繼無老師的那篇對話錄《文革實乃千年未遇之大惡》成爲當時時政類網站上的一大熱門,微信後台的轉發量更是爆棚,閱讀總量近百萬,那幾天賬號的淨增粉絲就高達一萬多。

  3、日常運營

  時政類自媒體一直是監控和打壓的對象。因此,從一開始我就沒將雞蛋放到一個籃子,先後在微信、易信、來往、飛信、騰訊新聞、搜狐新聞、網易雲閱讀、愛微幫、鮮果、今日頭條等自媒體平台開通了賬號,並堅持同步更新。更重要的是,我依然保持各大博客和專欄的更新。這樣,多渠道、矩陣式的自媒體讓我抗擊風險的能力更強一些。

  尤爲值得一提的是,因爲堅持更新原創高質量內容,所以我的騰訊新聞賬號裏的內容開始被騰訊官方引用,手機騰訊網和QQ浏覽器的輕閱讀都將我在新聞客戶端的內容同步更新至該平台。尤其是手機騰訊網,流量非常之大,這也在無形之中爲我帶來相當大一部分粉絲。

  4、粉絲維護

  爲了增強粉絲粘度,我首先給廣大粉絲群體取了一個稱號——“萌友”,並自稱“萌主”。在一次次的潛移默化的交流和溝通之中,許多資深粉絲開始對“萌友”這個身份有了一定的認同感,從而強化了雙方聯系。

  後來,在與粉絲的溝通和交流中我慢慢發現了一些值得分享的故事,比如被國保打壓的大學生、信仰堅定的穆斯林、辭職創業的經理人……我將與這些粉絲的對話發布出來,並專門爲其設置了一個欄目“對話萌友”。如此一來,粉絲們就有非常強烈的參與感,深切感受到這個賬號不再是單向地推送文章,而是與自己息息相關,上面甚至承載了自己的故事和情感,久而久之,就培養出了相當一大部分的忠實粉絲,並逐漸積累了一批鐵粉甚至腦殘粉。

  當然,爲了更好地與粉絲互動、提升閱讀體驗,我先後開通了微網站和微社區,並積極導流,使粉絲沈澱,強化粉絲與粉絲間的粘度。此外,針對粉絲群體絕大多數是男性的特點,我特地讓助理(一90後妹子)幫忙發語音,並挖掘粉絲群體中的女性代表,將她們推了出來,作爲志願者在微社區中與男粉絲們交流,從而提高粉絲們的活躍度。

  時政賬號的阿喀琉斯之踵

  盡管我在自媒體運營過程中嘔心瀝血,常常爲寫文章熬夜到淩晨三四點,有時爲了回複粉絲的各種問題更是在電腦前枯坐數個小時,涉政文章推送之艱難想必大家都能想象,有時爲了讓一篇文章能通過審核推送出去,常常要反複修改關鍵詞和敏感內容,重大新聞事件的時候修改數十次也是家常便飯……但是,我付諸那麽多心血的賬號還是在3月13那天被封了,任你哭天搶地都沒有任何用!

  这就是中国当前的现状,经过微博的洗礼,网监部门已经定了一条高压线,不会察言观色的时政号做不大,也做不久!这便是時政賬號的阿喀琉斯之踵,时政账号运营者们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的命运。

  所以,我決定轉型,並在自媒體運營上做一些迫不得已的改變,可是這些改變有效果嗎?很顯然,我的計劃又一次落空了,2014年12月29日,我的賬號“南方評論”再次被封。這次,我算到了開頭卻沒預料到結果,在這個過程中,我又犯了哪些錯誤呢?

  自媒體年終反思二:在興趣和商業之間徘徊導致了悲劇

  九個月前,我的公衆號“胡賽萌”被徹底封禁,九個月後,我的轉世賬號“南方評論”又被徹底封禁。古希臘唯物主義哲學家赫拉克利特曾說:“人不能兩次走進同一條河流”,可我偏偏兩次都踏進了同一條濁溪,不禁弄髒了鞋襪,也讓自己近兩年的心血付諸東流。

  我爲什麽要寫時評

  自媒體這個概念最開始是在科技領域火起來的,隨著微信公衆號的開通,程苓峰一條一萬的廣告費讓不少人豔羨不已,這種豔羨很快彙聚成第一撥自媒體人聲勢浩大的洪流,尤其是當潘越飛憑借在虎嗅上寫了幾篇文章就從一個小報記者一躍成爲搜狐IT主編的時候,許多科技領域的媒體人便無法抑制自己對于自媒體美好未來的遐想。于是,一場史無前例的自媒體大潮開始了!

  對于我而言,投身自媒體這股洪流並非因爲豔羨程苓峰一天一萬的收入,也非向往潘越飛一步登天的飛躍,我投身自媒體最直觀的原因是因爲憤怒。生活在中國,每天一打開微博,便能看到各種不公的新聞,城管打人,警察掃黃,官員貪汙,公務員渎職,公布官員財産的陽光法案拖了十余年之久仍未實施,而網絡實名制從提案到全面施行只用了不但三個月……每每看到這些,我都會義憤填膺,拍案而起,憤憤不平!

  于是,我將自己的憤怒寫進了文章,我罵這個制度,詛咒這個體制,諷刺這個政府!對于科技和互聯網,我只是偶爾感興趣的話題而已,我願意寫的文章只能是時政評論,只有這樣的文章才能舒我心中怨氣,澆我胸中塊壘。隨著時評越寫越多,我也開始有了一批穩定的讀者和粉絲,這讓我倍感自豪,也讓我愛上了時評,從此愈發不可收拾。

  正是因爲專注于時政評論,所以我的自媒體之路注定不會平坦。從一開始,我就是因爲基于自己對時政的興趣而做的自媒體賬號,所以,對于自媒體商業上的考量和可能面對的風險,我遠遠估計得不夠,也准備得不夠!

  我爲避免封號做的准備

  自從2014年3月份第一次封號之後,我就變得相對謹慎。爲了應對有可能出現的再次封號,我做了一些相應的改變和嘗試。

  首先,每次寫涉政文章都會進行自我審核,確保不出現太過敏感的內容和激烈的言辭。

  其次,我堅決放棄了關鍵字索閱這種推送方式,推送不成功的文章就一直刪改,直到推送成功爲止。若是文章推送出去後被刪除,我堅決不再重發,也不設置關鍵字索閱,避免觸碰監管部門的高壓線。

  最後,我開始逼著自己走上前台,直接與粉絲溝通。以往,我很大程度上是通過文章與粉絲交流,一對一的直接交流較少。之所以如此,一是因爲一對一的交流太費時,二是因爲我覺得那樣會將自己全部暴露在粉絲面前,不利于塑造自己形象,所以一直有些端著,通常是讓助理在微信公衆號上幫忙打理粉絲的留言和互動。

  經過被封號的慘痛經曆之後,我發現了公衆號的脆弱,如果僅靠公衆號與粉絲交流,那樣風險極大,一旦被封號就面臨與粉絲徹底失聯的困境。于是我開始從公衆號後台走了出來,建立了QQ粉絲群,注冊粉絲微信私號,加入粉絲建的各種微信群……通過這些比較笨的方式,我積累了近萬名粉絲好友,他們也成爲我推送文章的一個重要渠道。

  做完了上面這些,我以爲萬無一失,甚至覺得可以高枕無憂地專心做內容了,可是由于在自媒體變現的問題上一開始就缺乏規劃,並一直在興趣與商業二者之間徘徊,最終讓那些不可控的因素成爲再次失敗的導火索,從而功虧一篑。

  我是如何功虧一篑的

  最開始,我注冊公衆號是爲了讓讀者有更多渠道來閱讀我的文章,我是基于興趣來做這件事的。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粉絲開始了緩慢但持續的增長,影響力也越來越堵,有些傳統媒體甚至開始在微信上向我約稿,比如後來停刊的《新聞晚報》和香港的《蘋果日報》。再後來,有公關公司找上門來詢價,問我賬號頭條和非頭條的廣告報價,當然,也有很多商家直接上門來“求合作”。

  到了這個時候,我才隱約發覺原來自己之前基于興趣做的自媒體是可以賺錢的,而且賺得還不是零花錢。在我還在爲一點廣告費而暗自竊喜的時候,我的另一個做自媒體的朋友,已經開始踏上了自媒體商業化的宏偉藍圖。

  與我不同,一開始我那朋友就是基于賺錢的目的來做自媒體的,所以他的目標很明確,做法也非常一以貫之,一句話:什麽樣的內容增粉快就發什麽,什麽樣的內容更容易吸引廣告主就發什麽。因此,他的賬號很快便從一千到五千,然後是五萬、十萬、三十萬……每個月光是軟文費就能拿到近十萬的單,當然還不包括後來廣點通和與商家的銷售分成。

  因爲了自媒體,我那朋友換了更大的房子,買了嶄新的車子,當然還有日進鬥金的票子。看著他的風生水起,盆滿缽滿,要說我心裏一點都不羨慕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我開始謀劃著怎麽將自己的賬號更好地與商業化廣告嫁接。如果要進行進行商業化變現,那麽首先就得由粉絲基數和影響力,于是我開始放棄了純原創路線,把目光轉向了轉載,而且也加入了日漸崛起的標題黨大軍。

  當然,因爲最開始是基于興趣去做的,所以很多粉絲也是抱著來看時政文章的目的訂閱我這個賬號。所以我每次發廣告都有些理不直氣不壯,多少有些羞羞答答,這不但讓我在商業化變現的路上備受羁絆,而且因爲對政策風險懷抱鴕鳥心理,所以對商業化的風險也預計得不夠。

  2014年8月,被稱爲“史上最嚴苛”的“微信十條”出來之後,自媒體做時政號就已經非常危險了,隨時面臨封號的可能。如果我當時沒有徘徊在自己的興趣與商業化變現之間的話,或許早就做出了決定,要麽一條道走到黑,要麽徹底轉型做財經自媒體。但是由于我的搖擺不定,所以我一直沒有在兩者之間做出取舍,也沒有在根本上去爲即將到來的風險做准備。所以,當我不顧一起地去想增粉的時候,必然會去轉載那些會觸及監管高壓線的內容,所以在此封號也就不可避免。

  其實,因爲涉政被封號我一點都不後悔,甚至覺得這是是正好必然的宿命。相比于王興的飯否,周娟的56視頻,我這個小小的封號簡直是不值一提,在大環境沒有改變的情況之下,商業行爲就必須有所舍棄,這是必然的選擇。連今日頭條和百度百家這麽有來頭的媒體平台都徹底放棄時政內容了,作爲單個的自媒體人,你又有什麽底氣去跟整個國家機器去叫板呢?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當時我能很清楚地看到興趣與商業的根本所在,就不會落得今天這麽一個雞飛蛋打的窘境了。如果我選擇爲興趣而做自媒體,寫時評當然可以,我可以專門開一個賬號寫時評就行了,就算被封又有什麽問題,封了再開,再封再開,微博上不是有人就這麽幹的嘛,據說有的已經轉世一百多次了。或許有些人覺得沒意義,但這是興趣,因爲熱愛,所以沒辦法用固有的商業價值衡量體系去評價值不值。

  同樣,如果我是爲了賺錢而做自媒體,當然可以在寫時評的時候也不耽誤自己賺錢,我照樣可以再開一個甚至是幾個賬號來專門接商業廣告,現在那些營銷大號不都是這麽幹的嗎?就算自己的時政號被封,但是的商業化變現路徑卻依然敞開大門。那麽,營銷大號就那麽好做嗎?粉絲從哪裏來?閱讀量從哪裏來?廣告軟文從哪裏來?

  自媒體年終反思三:流量才是王道

  必須踩准時間的節點

  前面兩篇文章分別說到了自媒體的內容運營和商業變現,簡而言之就是討論內容是王道還是賺錢才是王道。從一開始,萌主就堅定的認爲內容爲王,優質的內容一定是有價值的,從長遠來看,也只有優質的內容才能樹立媒體的影響力和美譽度,這才是一個媒體品牌的真正核心。

  然而,如果你真的這麽認爲,並且一直這麽堅持的話,那迎接你的只能是失敗!原因很簡單,內容爲王是有前提的,首先是自媒體的生態系統足夠完善,平台能夠很好的保護原創作者的權利;第二是受衆都足夠成熟,不會輕易被那些造謠生事、嘩衆取衆、山寨抄襲的賬號所蒙蔽,從而避免劣幣逐良幣的惡果;第三是整個自媒體從業者都足夠自律,能夠尊重他人勞動成果,對自己的言論擔負責任;第四就是內容變現渠道的多樣化,憑借優質的內容便可實現和持續運營,至少要達到賬號能爲作者支付稿費的水准。

  如果沒有了上述這些前提條件,堅定地走原創內容的道路只會越走越辛苦,而且還會被那些營銷賬號越甩越遠。(拿到投資的賬號、傳統媒體的賬號和已經是業內大加的另當別論,這裏主要討論廣大普通的草根運營者)所以,內容盡管重要,但是在目前的時間節點之上,它遠不足以成爲一個賬號成敗與否的關鍵因素,那麽什麽才是決定一個賬號成敗的決定新因素呢?

  從我這兩年來的運營經驗和教訓來看,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應該是“在關鍵的時間節點做好該做的事”。微信的官方政策一直在不斷改變,而政府對微信的管制也日益強化,此外,真個微信生態也在逐漸變化,很多事情錯過了就永遠錯過了,失去的機會就不會再回來。

  從最開始認證號可以每天發三次,到後來可以綁定新浪微博認證,再到後來只能個人號綁定騰訊微博認證,然後就是大規模的互推漲粉,以及答題誘導增粉……微信對于公衆號的限制越來越嚴格,如果錯過了幾波大的漲粉增長期,後來漲粉就愈發艱難了,成本也就更高了。

  最開始,我對自己的定位是原創的時政評論賬號,所以一直有些端著,不搞互推,不做答題,不接軟文廣告,于是粉絲一直在幾萬徘徊,收入也是時有時無。相反,與我一起開始做的另外一位朋友,從一開始就卯足了勁增粉,很快便突破十萬,然後就順利成章地開始接廣告、接軟文,拿錢拿到手發軟。到後來,等我再想去效仿他那一套的時候,互推已經完全不行了,漲粉的黃金窗口期已過,留下的只能是歎息。

  當營銷賬號橫行,抄襲成風之時,優質內容固然可貴,原創賬號固然代表著自媒體未來的法陣方向,但是,這個未來還有多久才能到來呢?在這個未來到來之前,自媒體運營者該如何自處呢?看得到趨勢固然是好,但必須得知道趨勢來臨的時間和節奏,否則先驅當不了,只能淪爲先烈,就算得到別人的一句歎息,又能怎樣呢?

  有人看的媒體才叫媒體

  如果說優質的原創內容代表未來的大趨勢,那麽在這個趨勢來臨之前的當下,自媒體的王道又是什麽呢?在我看來,這個王道就是“流量”!

  關于自媒體,有人信奉人格化魅力,有人強調差異化定位,也有人認爲要垂直化專業化深耕,當然,更有人認爲互動才是自媒體的精髓。但無論如何,這些都是建立在流量基礎之上的。

  自媒體首先得是泛媒體中的一種形態,它脫離不了媒體的基本模式,從內容的生産到傳播,再到對受衆的影響,只不過媒介和渠道與傳統媒體不同,但是效果卻是相似。

  就如同做淘寶,你的産品質量再好,價格再低,利潤再高,如果沒有流量,沒有顧客下單,那就是一個死店,沒有任何價值。同樣,對于自媒體而言,你的文章再好,排版在精美、你對粉絲的熱情再高,如果沒有了點擊量(流量),那這一切都是賬號運營者的自說自話和自娛自樂。

  無論最開始做論壇的,還是後來做博客的,再後來做站長的,然後前幾年做微博的,直到現在做微信的,一直有一個顛撲不破的鐵則,那就是必須得有流量,所有的商業企圖和媒體情懷都必須建立在流量之上。

  結束語

  終于將三篇自媒體的年終反思給寫完了,不禁長舒一口氣。自媒體究竟是風口上的豬還是陽光下的泡沫,或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但人們對于資訊的需求永遠都不會消失,至少在今後可預見的時間維度裏不會徹底消失。只要有這個需求存在,媒體就一定還有存活的機會,不管媒介是什麽,或許是報紙,或許是手機,或許是可穿戴設備,亦或需是植入我們身體的某個芯片,但是作爲一名從業者,我們永遠不要喪失對未來的信心,這才是我們真正賴以立足的安身立命之本!

  萌主新開微信號:胡賽萌周刊(ihsmzk)

  來源:SEO搜尋引擎優化 - SEO自學網 轉載注明出處!

? 上一篇下一篇 ?   本文關鍵詞: 自媒體  

評論列表:

站長SEO學院
第一節:百度搜索引擎工作原理
第二節:建設對搜索引擎友好的站點
第三節:如何進行網站內容建設
第四節:整體優化、結構優化、網頁優化
第五節:移動搜索-明確移動搜索優化標准
百度SEO資料文檔
百度搜索引擎優化指南2.0
百度移動搜索優化指南2.0
網站分析白皮書(站長版)
移動站點該如何優化
建設對百度友好的站點
百度搜索引擎網頁質量白皮書
石榴算法-綠蘿算法-冰桶算法
新搜索時代下的優化策略
更多百度SEO資料文檔
站長推薦
DIV+CSS布局實例教程-Web標准
网站SEO優化常见问题汇总
SEO優化推广方案该如何写
SEO優化方案步骤
影響網站關鍵詞排名因素總結
影響谷歌搜索引擎排名的因素調查
手機移動端站點適配優化
最近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