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网站首頁 / 業界資訊 / 正文

专访罗永浩:吹牛换来好处 没钱高调有钱低调

作者: admin 发布: 2013-8-29 16:43:40 分类: 業界資訊 閱讀: 次 查看評論

[導讀]在做手機這件事上,羅永浩純屬一個外行,沒有任何經驗,在刻意高調的前期,他吸引了衆多關注,但發行ROM融資到位潛行做手機之後,他將會沈浸到産品中。
  专访罗永浩:详解手机进化论 没钱高调有钱低调
  腾讯科技 朱旭冬 4月15日报道
  在3月27日錘子科技發布會之前的幾個月時間裏,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顯得異常高調,但對媒體保持著高度的戒備。但是在發布會之後,羅永浩卻開始頻繁接受媒體采訪。
  “這幾天回答的問題有90%的重複率,車轱辘話來回說。問的最多的就是你爲什麽想到做手機,爲什麽覺得這個事能成。”羅永浩告訴騰訊科技。他同時表示,這幾天的采訪他的記者也把幾乎他能想到的問題都問了一遍。
  事實上,以上一些問題羅永浩早已做出了回答。因爲他從宣布做手機開始就非常高調,並且在高調的同時已經准備好應付各種謾罵和質疑。
  在一片罵聲中,羅永浩依然保持著自信滿滿。正如他的名言:“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没钱高调 有钱低调
  對羅永浩來說,保持高調其實就是保持他的本色。
  “在營銷上我根本就不用耍策略,我保持本色的時候就已經是一個爭議人物了。如果非要說營銷策略,那就是故意多發了幾條微博。”羅永浩說。
  不過在做手機這件事上,羅永浩的高調也有自己的無奈。作爲一個完全的外行,羅永浩在手機行業沒有任何經驗,這很難爲他爭取到做手機需要的資金和人才。
  對于任何産品來說,最驚豔的亮相都是低調研發然後突然推出讓世人感到震撼。但羅永浩做手機只有保持高調才有可能獲得更多關注,從而吸引到投資人和做手機必須的技術人員。
  因为资金问题,他甚至不得不先搁置做手机的计划,先做一款ROM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这和小米科技有点类似,但罗永浩认为,小米在做手机之前做MIUI是因为不自信,而自己从手机ROM Smartisan OS 做起是因为没有钱。
  “他是沒信心分兩步走,我是沒錢分兩步做。做個ROM一千萬足夠了,但是你要讓我做一個手機出來,這個至少要一千萬美元以上才能啓動,要不然啓動都啓動不了。”羅永浩說。
  陌陌科技的創始人唐岩是羅永浩的天使投資人,在他的幫助下,羅永浩拿到了第一筆900萬人民幣的投資。
  招人並不比融資簡單。好在羅永浩有足夠大的影響力,並且足夠高調。從2012年5月資金到位開始招人,到7月人員基本到位,羅永浩一共收到了3000多封簡曆。最後他招到的7名工程師都是——用他的話來說——“聽著我的錄音長大的”。
  不過接下來羅永浩可能用不著那麽高調了。因爲他第二輪融資很快就能到帳。目前已經有中國企業家願意向錘子科技投資2億人民幣,而且也有美元基金在談,但羅永浩需要的只是8000萬人民幣。
  罗永浩表示,等这8000万人民币的投资到位了,他就会埋头做产品,等到手机到了要推广的时候再开始高调宣传。他甚至并不太在意 Smartisan OS 正式发布后市场反响如何,“我看的特别淡,对我来讲最重要的是这轮钱到了就行了。”
  修正自己的産品觀
  “比預想的更容易。”這是羅永浩開始做ROM之後的體會。之所以比他想的容易是因爲,他發現這個行業裏有很多優秀的産品經理,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是“天才”。
  目前的 Smartisan OS 里有50%的想法来自罗永浩本人,另外有30%-40%的想法来自两个产品经理,剩下约10%来自另一名产品经理。按照罗永浩之前的思路,他做的ROM几乎100%的想法都需要自己思考,产品经理只是执行者,最多帮忙填补一些漏洞。
  因爲一開始對産品經理的不信任,羅永浩表現的非常粗暴。錘子科技開會的時候經常會吵架,而一開始這種吵架往往以羅永浩要求員工閉嘴,按自己的想法執行而結束。
  但通過越來越多的討論,産品經理們爲自己贏得了尊重,而羅永浩也開始慎重的對待他們的意見。“有時候我錯了,有時候是對方錯了,但是溝通上不那麽粗暴了。”
  比如有一次關于交互方式的討論,羅永浩認爲希望針對一個應用不同功能做不同的交互,已達到效率最優。但是錘子科技的産品經理認爲,在這種情況下,邏輯的一致性比操作效率更重要,因爲邏輯一致性並不好,會讓用戶感到困惑。後來在請用戶試用後證明,羅永浩錯了。
  羅永浩表示,自己過去在做産品上最大的不足就是缺乏一個完整産品全局觀和缺乏邏輯一致性。“之前我有的都是一個個很好的點子,但是要串起來成爲一個一體的東西,這個還是需要一點點訓練,也就那麽一點訓練,我兩個月全局性就已經想的很清楚。”
  相比做ROM,做一款手機要複雜的多。但在羅永浩眼裏,這似乎並不成問題。他已經找好了錘子科技手機硬件的主管,這位主管也正在招募自己的老部下。在老羅看來,每個重要位置找一個資深專業人士就能解決這個環節的問題,但是在産品上,他比誰都懂。
  産品經理的人文情懷
  羅永浩自诩是天才産品經理,但在技術上,他坦言自己什麽都不懂,只能完全信任自己的程序員。與此同時,他相信技術人員是可以通過錢吸引到公司來的。目前他願意出100萬甚至更高的薪水來招募一位技術總監。
  雖然不懂技術,但是羅永浩認爲技術是理性的,可以從客觀上進行衡量。但是一個産品的設計是不是好看,這是完全感性的,需要老板有自己的判斷力。
  “一個老板要懂設計,要懂産品,要有人文情懷,品牌才能建立起來,打中用戶的心靈。我沒技術我可以請技術人才。你是個土包子,你能解決審美和人文情懷的問題嗎?這是無解的。”他說。
  在羅永浩眼裏,小米科技的CEO雷軍(微博)和魅族董事長黃章都是“土包子”。他並沒有充分的理由來論證這一觀點,因爲這是“感性的”。
  Smartisan OS 中有很多让人眼前一亮的小功能,这里面一项功能很难打动用户产生购买的冲动,但是一旦有足够多能够打动人的细节,罗永浩认为用户会感觉到,并且为此买单。
  “這些人性化的設計在文青裏面一點都不稀罕,但是在科技企業老板身上看不到。”羅永浩認爲,這正是自己和其他科技企業老板的不同之處,他的情懷能夠打動文藝青年,而在大衆傳播口碑的時候,尤其是在SNS時代,文藝青年是中堅力量。
  這就又回到了營銷的話題。
  罗永浩自称在营销上是无敌的,这也是他敢在发布 Smartisan OS 的时候选择国家会议中心数千人场地的原因。不过罗永浩至今对3月27日那场发布会非常懊悔,他懊悔因为时间紧所以没有彩排,一场预计时长一个半小时左右的发布会被拖延到了近三个小时。但他现在已经开始考虑自己硬件产品发布会的问题,“一定充分彩排,一定现场直播。”
  以下爲專訪實錄:
  騰訊科技:碰到最多的問題是什麽?
  羅永浩:都是車轱辘問題,重複率是90%,你爲什麽想到做手機,你爲什麽覺得這個事能成,你不覺得這個變化太大嗎,你怎麽看前期網上那麽多負評價,對你有沒有打擊。來來去去都是這些。
  騰訊科技:這其中有一個蠻感興趣,你怎麽看負面評價?
  羅永浩:其實負面評價有什麽,按照中國人的傳統一定是打擊新人,特別是新人還這麽高調,一定是往死裏打。
  騰訊科技:有沒有一些講道理的分析您這個事做不成,這些你怎麽看待?
  罗永浩:讲道理的说这事做不成,讲道理的话这事成不成是没人知道的。还有人说我这么高调,应该低调。我所有的人和钱全是因为高调来的,我比谁都清楚,我这个高调换来多少好处。你要低调研发,突然拿出一个惊艳的东西这是最好的,这个我也知道。问题是我哪来的人和钱呢?我要不高调我没有人,这些人全是因为我高调才跟我做的,要不然他怎么知道呢。我只有900万的启动资金。这一轮谈的钱,美元基金大概没有敲定,但是中国这些个人企业家给的已经快2个亿了,我只需要8000 万。
  騰訊科技:你提到資金了,你當初決定做的時候,開始做的時候遇到的困難是哪些?資金、人?
  羅永浩:最初沒有錢,而且誰都說不行。投行的做VC的都說不行。我說你可以說你看不懂,你不要說不行。你們投過這麽多企業,你們投過手機企業嗎?他們說沒有。我說你們是不投制造業的,你們VC看的那些商業模式都是非常簡單,你們投的都是小團隊,投的也沒有做硬件的,也沒有從事這種這麽長産業鏈的東西。
  也有很多是我朋友,他說對,確實看不懂。我說看不懂就算了,就拿不到錢,最後別人說你可以分兩步。雷軍其實做這個時候是不缺錢的,但是他沒有信心,他先做了一個MIUI,做完了以後假裝民間團隊,發完了有好評了,才承認是自己做的。
  他是沒信心分兩步走,我是沒錢分兩步做,做個ROM一千萬足夠了,但是你要讓我做一個手機出來,這個至少要一千萬美元以上才能啓動,要不然啓動都啓動不了。我當時就想實在不行,我就分兩步走。當時唐岩,就是陌陌的CEO,他是我朋友,我跟他說這個事的時候,他說我幫你想辦法,他就給我弄了900多萬,然後就啓動了。
  騰訊科技:這是你第一步搞定了錢,人這方面?
  羅永浩:人我就公開招聘,而且到處吹牛,高調宣傳。我要不高調就沒有這麽大的傳播性,因爲有這麽大的傳播性,我最多收了3000多封簡曆,然後選出7個人。這些工程師他們是挺難搞定的,這幾個人基本都是聽著我錄音長大的,所以對我有一個信任,要不然我招理工男還是很困難的。我招設計師,找産品經理都比較容易。我們是文藝青年,他們是科學男,本來是不交集的,因爲做這個企業,必須兩股人交集,我就去找他們。
  我現在湊齊這7個還不錯,也有大企業過來的,都是因爲高調。等到我這8000萬進兜了我就不用高調了,我就埋頭做,做到推廣期再高調。
  騰訊科技:您做産品的時候因爲之前您也是沒有經曆過這個行業,您自己有些認識,做了之後有沒有一些反差?
  羅永浩:比想的更容易,從産品的角度是這樣的,我原來我認爲我就是一個天才的産品經理,但是我不一定能找到很優秀的産品經理跟我一起做。公司剛開的時候,産品會的時候,我的心態就是你們少羅嗦,我說完了你們執行下去就行了。我可能一個人想的肯定有一些漏洞,你們補一補邊邊角角敲敲打打就行了,這是我的心態。
  但是開了幾次産品會就發現,我們一共招了四個全職産品經理,實際上做産品經理的還有一個我的合夥人和一個設計師,一共六個人,加我七個人開産品會,過程中發現其中至少有三個作爲産品經理也是非常非常聰明的。所以我就感到這事比我想的容易,我過去以爲只能我一個人來,過程中發現有很多非常聰明的年輕人。現在我准備大規模的招産品經理,我有一個得力的負責産品的,他來替我面試,有沒有這些經驗沒關系,産品經理不需要這些經驗,我們精挑細選一些聰明的年輕有幹勁的人,一塊弄。
  工程師這塊,我本來想的很難,實際操作下來也果然很難。等下個月錢進賬以後,我發了一個帖子年薪百萬招一個主管,軟件研發主管,把它做成合夥人級別的。讓他給我組建一個團隊就行了,這個領域你幹了十年以上資深的,在圈裏有人脈,有口碑的,他幫我組建一個團隊。
  騰訊科技:您剛才說自己是一個很優秀的産品經理,您覺得您的這個能力是類似天生或者之前培養,做了這個行業你去學習的?
  羅永浩:一半是天分,另外一半不是學的,是玩的,我就是數碼産品發燒友。在我看來大部分的産品設計的很蠢,我也天天去想這些事,但是這個沒有預謀就是興趣。
  我過去對産品設計的想法裏面,點子很多都是很牛的,但是缺一個人機交互的那些理論,有一個完整的一整套的成體系的還有邏輯一致性的這些是跟著他們開會和研究的過程中,因爲有一個是做過很多産品的,他是有經驗的。我們一起聊的過程中發現這個很重要,之前我是沒有全局觀,都是一個個很好的點子,但是要串起來成爲一個一體的東西,這個還是需要一點點訓練,也就那麽一點訓練,我兩個月全局性就已經想的很清楚。
  騰訊科技:未來可能會要招到150人左右,這時候您需要上升爲一個管理者。
  羅永浩:我不會的,我去招一個職業經理人COO就行了,大的戰略我來抓,日常的我不管,我一定是産品經理型的老板,不是管理型的老板,管理你找專業人才管。
  騰訊科技:現在手機這邊有什麽樣的計劃?
  羅永浩:我們到明年春天會推一個手機,最晚夏天吧。硬件的團隊的頭已經找到了,他也正在把自己老部下糾集過來。然後他再幫我招兵買馬,我們硬件是研發,生産是到富士康這類的代工廠,研發是我們自己。
  騰訊科技:我一直覺得做ROM是更可控的環節,自己研發。硬件的話涉及到供應鏈,涉及到合作夥伴。
  羅永浩:所以你在每個位置上都找一個資深的專業人士,但是産品你比他們懂,生産你不懂,你要找人幫你解決生産問題。産品你比誰都懂,要不然這事就不要做了。
  騰訊科技:一個比較空的問題,您覺得自己目前的核心競爭力在哪?
  羅永浩:就是産品,用戶體驗。首先營銷我是不用練的,我是無敵的。我跟你說實話,我甚至都沒怎麽營銷,就是保持本色在台上,在公開的SNS上,在微博上保持本色,想說什麽就說什麽,喜歡誰就說誰好,討厭誰就說誰不好,就這麽一路過來的。我甚至都沒有說策略性的營什麽銷。非說有的話,我高調的故意多發了幾條,這樣的話關注的人多一些,僅此而已,我根本就不用耍策略,我保持本色的時候就已經是一個爭議人物了。
  所以營銷對我從來不是問題,我現在要解決的是把産品做好,因爲有的人做好産品沒能力營銷,就死在巷子裏。我們說酒香不怕巷子深,其實根本不是。尤其現在社會,必須出來拼營銷。營銷無非就是拼産品,産品的話我們有信心比誰都做的都好。
  騰訊科技:那你覺得賣點是什麽?
  羅永浩:我們的配置一定是市面的主流配置,如果人家的頂級配置是一百分,我們就80分,就能跑的流暢就行了,在這個基礎上再多一點點性能,再多一點運算能力,全是浪費,因爲這意味著耗電的上升。我們只要能保市面主流配置,中高端的主流配置就行了,我們絕對不跟人家拼跑分和天王這些東西,所有的精力和錢花在什麽地方:屏幕一定要好,這是直覺的,影響到普通用戶。跑分對普通用戶是沒有影響,屏幕一定要好,軟件一定要好,這個是實實在在影響用戶體驗。
  比如說攝像頭,大家都用800萬像素攝像頭,都是索尼的,但是你讓手機的CPU直接驅動和你爲此增加七美元或者十幾美元買一個專門驅動攝像頭的一個專用圖形芯片,那成像效果是不一樣的,這種地方我們是舍得花錢和鑽研的。
  再加上我們軟件體驗做的特別好,好看、好用好玩都能執行,還有一些能打動消費者心靈的人性化設計,你把這些結合到一起去,給人的感覺體驗就是不一樣,跟別人家不一樣,就他們家有。
  騰訊科技:用戶體驗這個概念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虛,你說用戶體驗好,這個說用戶體驗好,真正使用的或者說很有品位或者很有感覺的人他才能夠知道。
  羅永浩:不需要,普通用戶就知道。反倒是理工男們不知道,你看2007年蘋果出來一個Pinch下面觀衆現場歡呼鼓掌,你知道手機行業裏的那些理工男們說什麽嗎,這有什麽稀奇,我這手機也行。他就拿出一個摩托羅拉,你看點一個加號就放大,點一個減號還能縮小,他說你看我這個加減號還能精確控制縮放比,因此他認爲他那個比蘋果牛逼多了。這樣的人在替我們生産數碼産品,你就知道爲什麽體驗那麽差了。
  喬布斯可不是理工男,他就是一個文青,喬布斯60年代你看60年代的文青幹的事,他一個都沒落,吸毒、濫交、修禅宗、跑印度,聽搖滾樂、吃迷幻藥,那個時期的文藝青年,這些事一個都沒落。喬布斯跟科技有什麽關系,他不懂技術,這樣的人你知道這種文藝青年是天生的左派。他們是排斥工業化生産,排斥資本主義,排斥企業的,喬布斯湊巧對資本主義工業化生産都不排斥,而且他又湊巧生在矽谷,打小跟著芯片長大,所以他對科技有天然的好感,這些東西落到一個人身上是一個低概率事件,所以造就了蘋果的傳奇。
  騰訊科技:您是有意的去模仿他?
  羅永浩:我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比如說你要演講的時候,盡可能不用文字,用圖片。你要講的主題脈絡要清晰,其實那也是講演講的書裏面共通的原理。那個原理從亞裏士多德就開始有了,比如說你給觀衆演講,一次要點不要超過三個,每一個展開的時候又不要超過三個,這是從亞裏士多德世代就開始有了,喬布斯就是遵循了演講的黃金定律。他做的好的地方是,他在大屏幕上,你看一個屏幕這麽巨大,人站在前面的時候,站在觀衆的角度,看來人和幕布是一個整體的東西。
  騰訊科技:從去年4月份差不多宣布的,到現在正一年,您覺得在研發做産品,有沒有一些事情讓您印象比較深刻具體一點的事情?
  羅永浩:沒什麽特別,每天都很高興,亢奮的跟打雞血一樣,別的沒什麽。
  騰訊科技:能不能回憶一下你們的一次開會,一次討論,那天發布會有一個細節讓我覺得特別有意思,感謝一下麥當勞,這是很生動的一個細節。有沒有其他的細節上面的小事?
  羅永浩:老吵架,大家各執己見吵架,開始我很粗暴,我就說閉嘴,就按我說的來就行,我是老板嘛。但是後來爲什麽不敢耍淫威了呢,因爲有好幾個跟我吵架的,他意見非常高明,你假定他們不會拿出比你牛逼的意見的時候,你就很粗暴。但是過程中他們憑著自己的表現贏得了尊重,我就發現他水平很高。那下次他再說即便他的觀點可能是錯的,我也不敢這麽粗暴了,因爲你對他的評價就不一樣了,你高看他,就會慎重對待他的每個意見,結果證明有時候我錯了,有時候是對方錯了,但是溝通上不那麽粗暴了。我在産品會上沒有以前那麽強勢了,有時候他們各執己見,我也各執己見的時候,有時候吵的面紅耳赤,但是都不會影響感情,從工作本身來講吵架是特別頻繁。
  騰訊科技:您是什麽時候覺得他們好像也挺高明的?
  羅永浩:一兩個月。剛開始我特別不屑,我就想你們懂個屁,聽我的就完了。
  騰訊科技:有沒有具體的事件,好像他說的比我有道理?
  羅永浩:很多啊,比如說我去想一個交互方式,在一個軟件裏四個Tab切換之後,在這裏是這樣交互,在那裏是那樣交互,這個邏輯一致性是不好的,單個看都是效率最高的,所以我認爲這是最好的方案。他就會提醒說對于一個小白用戶來講,你在這這樣交互,切到那個Tab裏是那樣交互,雖然你選的兩個方案都是最高效的,但是邏輯一致性不好,就會讓一個新用戶困惑。所以他認爲邏輯一致性在這個結骨眼上優先級高于在那個Tab操作效率的一點點提升,他就堅持他的,我就堅持我的。會上吵完了沒有結論,回去我找我老婆這些數碼白癡,我去問她,你會怎麽理解的時候,發現我們那個産品經理的想法比我對,我就意識到他的想法很重要。第二天我主動認錯,我說我問了好幾個女人,都是數碼白癡他們認爲那樣會困惑,我之前以爲不會困惑,事實上會的,然後我就開始越來越重視他們的意見,但也不是所有人。
  我們找了6個能做産品經理的,最終只有三個人的意見對我來講經常是有巨大的啓發作用,實際上到現在爲止,我們設計核心的東西一半左右還是我設計的。有另外兩個人設計了其他的百分之三四十,還有另外一個人補了百分之十幾。其他幾個産品經理也有被證實是不勝任的,我們會讓他們做別的工作。
  騰訊科技:您開掉過人嗎,或者有人自己主動走?
  羅永浩:自己主動走的只有一個,家搬到南京去了,他們家搬走了。是發布會以後辭的職,其他人一個都沒走。
  騰訊科技:再聊一下具體的産品方面,我看你微博上說,如果能把圖標或者UI顛覆,或者做的更好,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
  羅永浩:視覺上的成功就可以保證成功至少50%,你看手機曆史上很多手機賣的好,軟件設計的一塌糊塗,在非智能機時代,你比如說V3,摩托羅拉V3賣了一億多部。那個手機純靠長相,還有巧克力一點就紅的LG,也是全球暢銷幾千萬部,全是靠長相。所以說一個東西好看就有了這個基礎,對我們不是問題,接下來第二部要實現易用性,還有一些能打動人心的東西。
  騰訊科技:您招了比較優秀的産品經理過來,之前認爲他們什麽都不懂,聊了之後感覺非常好,您會不會覺得外面還是有很多非常優秀的人。
  羅永浩:對,但是這事無解的是老板是個土鼈。一個老板要懂設計,要懂産品,要有人文情懷,品牌才能建立起來,打中用戶的心靈,然後你要會營銷,你要有本事弄到錢,這些全湊到一個人身上,通常是很困難的。一般一個企業家都是占幾樣,如果這個老板竟然還懂技術,那就完美了嗎,我現在就差一個技術,我要懂技術這事就好辦很多,我現在不懂技術。沒有任何人做企業家是全能的,一定缺幾項,我缺的技術這塊,錢是何以搞定的。你是個土豹子,你能解決審美和人文情懷的問題嗎?這是無解的。我沒技術我可以請技術人才,技術人才都是理科男,你就是一個錢就能把他弄來,如果他不來,一定是錢還不夠。假設說總監這個位置在正規的大企業、外企裏值50萬到70萬之間,我給100萬,如果100萬不來,我200萬是給的起的,200萬不來我300萬給的起,我要出到300萬,你看這些外企裏高高在上的說什麽馬上就過來,因爲對他來講很現實的問題。
  我想說明的一點是,技術人才是能找來的。但是其他的難搞的是,這老板是個土豹子,這個企業有可能做出人文的東西,打動消費者心靈的東西嗎這很難。
  騰訊科技:你能夠做到充分信任他們?
  羅永浩:技術上我只能信任他們。我根據什麽來判斷他行不行?一個是他過去的資力,比如說他在英特爾,在谷歌(微博)這樣的公司做技術開發帶過團隊,差不到哪去。而且我請的時候還會通過中間人打聽口碑,這個差不到哪去。另外一個他來這幹的活,一個程序代碼量差不多,難度差不多,給這個人,給那個人速度差一倍,你就知道誰好誰不好了,這很容易。所以那個好就好在,他出來的東西是一個特別理性的東西,客觀上可以衡量。可是一個設計好不好看,是完全感性的,你就要老板自己有判斷力。
  騰訊科技:最後聊一下人文情懷,發布會上小的細節。
  羅永浩:這個在文青裏面一點都不稀罕,在科技企業老板身上看不到。所以它可貴的地方就在這,如果說我做的是一個文化企業,我講那些情懷是個文青年就有,它不可貴。可貴的是科技企業老板都是土豹子,結果你文青是在大衆傳播口碑的時候,他們是中堅力量,尤其是在SNS時代,文青是中堅力量。我能打動他們,但科技企業的老板打動不了他們,他們就是一群土豹子怎麽能打動。
  騰訊科技:您對這些小的功能,您怎麽樣想出來的?還是您使用過程中覺得這個不方便?
  羅永浩:這兩面有兩種,一種是我需要的,一種是我知道他們可能沒有想到,但是給他就會很滿意的一些東西。
  騰訊科技:我們如果就談這個功能,這個也是我發布會後自己有一個感觸。憑這麽一個小的功能,能打動用戶去買這個手機嗎?
  羅永浩:一個不能,四個、五個、六個、七個的時候,他就崩潰了,他崩潰的時候就說你看所有廠商都這麽笨,這時候效果就達到了。你一個人性化的細節是不會讓消費者選擇你産品的,但是如果你每一版發布的時候,有10個以上給他驚喜的,他就已經崩潰了,特別是他用過一代以後。
  騰訊科技:6月份開放下載,您有一個預期嗎?比如說會達到什麽樣的效果,肯定是論壇或者什麽之類的吧,會達到什麽樣的效果呢?
  羅永浩:我看的特別淡,對我來講最重要的是這輪錢到了就行了,外面鋪天蓋地的潑糞,造謠罵的狗血噴頭不用理,等我産品出來比什麽都強。ROM出來以後我會適配幾種機器,但它的裝機量和推廣我看的非常淡,無所謂。而且我堅信我會打動很多小白用戶,所以我在一線城市找合作商,你不是不會刷機嗎,你到市裏面,我們每一個大城市都有幾個點,你到那給那個人30、50塊錢就可以刷。我們網站可以免費下載一站刷機,對一個女人來講,通常是你老公或者你弟弟幫你做這個事情。
  騰訊科技:您的夢想還是在硬件上,這只是中間的一部分?
  羅永浩:因爲我們在硬件裏面有硬件的創新,它跟我們的軟件結合以後,才能實現非常好的體驗。所以我們軟件、硬件結合,出來産品的時候一定是滅掉別人的硬件和軟件,同時滅掉。我現在有一些設計軟件你實現不了,所以必須加新的傳感器,距離傳感器,有重力傳感器,有陀螺儀,有光線傳感器,各種傳感器,我們會加新的傳感器進去,這是別的廠商不會做的。

  來源:SEO搜尋引擎優化 - SEO自學網 轉載注明出處!

? 上一篇下一篇 ?   本文關鍵詞:

評論列表:

站長SEO學院
第一節:百度搜索引擎工作原理
第二節:建設對搜索引擎友好的站點
第三節:如何進行網站內容建設
第四節:整體優化、結構優化、網頁優化
第五節:移動搜索-明確移動搜索優化標准
百度SEO資料文檔
百度搜索引擎優化指南2.0
百度移動搜索優化指南2.0
網站分析白皮書(站長版)
移動站點該如何優化
建設對百度友好的站點
百度搜索引擎網頁質量白皮書
石榴算法-綠蘿算法-冰桶算法
新搜索時代下的優化策略
更多百度SEO資料文檔
站長推薦
DIV+CSS布局實例教程-Web標准
网站SEO優化常见问题汇总
SEO優化推广方案该如何写
SEO優化方案步骤
影響網站關鍵詞排名因素總結
影響谷歌搜索引擎排名的因素調查
手機移動端站點適配優化
最近發表